多喝热水

主要废话用

雷文的生贺文?

非常意味不明的东西
晚了的生贺

  他今天本来有个突击任务。

  红色头发的少年告诉他情况有变让他去整顿刚回来不久的部队,他问是突袭还是什么他还是一起去。对方笑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旁边的少女按着头停了话。

  他还想说什么感觉到后背被人拍了一下,绿色的头发在他眼前一晃一晃的,她叫他安心她会看着他们的。
  他只好点头让他们有任何情况马上联系。

   他处理好部队相关的事情,想了想替人把文件给看了。他来到办公室还没来得整理相关的东西,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先吸引了他注意。门被嘭的打开,来的少女急急忙忙的还在喘气。他告诉她人出去了,对方迟疑了一下问他要不要吃些饼干,是有人烤了送给她的。
    回头分给大家吧。他这么回答, 让对方小心一点别太匆忙。他有点怕她会摔倒在走廊上。
  
    他拿了文件准备回自己房间看,但放在门口的一个透明瓶子吸引了他注意。瓶子用了蓝色的袋子固定盖子,他晃了晃里面的液体产生了些许气泡,想或许是酒之类的。他暂且先收到柜子去了。
     看文件花的时间还不少,如果中途没有发生突然眼前的空间破碎还出来个人把一叠东西扔他脸上找他要巧克力大概花费的时间大概会少些。
       好了,那我给你块让我看看你手臂吧。
       他当然是拒绝。对方还念叨了些什么那是她给你的,你手臂那样太浪费了之类,然后都随着空间合上而淡去。
       恩…回头遇到把落下的巧克力板还他吧。
      
    他翻看那叠东西,上面密密麻麻画了图纸之类还有一堆文字,那怎么都不是他擅长的领域。真正吸引他注意的是夹在其中一张有些皱的纸,他抽出来,上面写了些什么。
     不过他看不出来,三分之一的纸张曾经写了什么但完全被涂掉了。剩下的写着弟,就麻烦你了,我没事,中间还被涂掉了些字。他把这张纸单独收进了抽屉里。

      等他完全处理完已经接近傍晚,他出门就注意到有个熟悉的人在和士兵交谈,因为那盔甲实在过于显眼。对方看到他和他挥手,问他最近的状况。没多久对方又被士兵叫去。
       别太辛苦了,走之前向他说了一句。
   
  他没有应答,只是挥挥手以示回应。然后他站在门口,看着天黑下来还有附近以及远处的火焰点燃又熄灭,直到周围完全被黑暗和寂静包围
    但黑暗并不妨碍他的视觉和听觉,他看到三人远远的走来吵闹的说些什么,或许是太暗了又或许是因为他们互相说着什么没有注意到他。他等三人走到差不多的距离才点燃了火焰。
     三人愣在原地,摇晃的光芒映照出有些惊讶的表情。拥有绿色眼睛的女人还想说些什么。

     “没事吧?”
    他笑了笑先说了话。

多余的个人废话:有些决定能让他相对好受一些,但痛苦的过去他还是不会忘记,就算一直做他觉得自己要去做的事情他也不会就此解脱,但至少他拥有很好的伙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