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喝热水

主要废话用

模仿着的捉迷藏

鹰乌
这个是乌单箭头
有人评论的话就接受各种点梗!(鹰乌限定)
希望阅读愉快





人想要飞上天从而模仿着鸟的翅膀做出了机翼。

鸟要是知道了,会做什么样的评价?

“真是一点都不像” “啊,什么?” “那个啊” 乌丸指了指鸭田的‘衣服’,“虽然是按照艾琳的但根本一定都不像” “的确呢……不过那个发型还是很棒的吧” 乌丸摆出‘你可能脑子哪不对的表情’,结果惹得鹭沢 发笑

“不过这样也很帅啊像皮质风衣一样!哦对了这个翅膀也很帅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鸭田在远处喊着

短时间的停滞,乌丸站在城堡一角的台上,和在空中飞着陪小孩嬉闹的鸭田和鹭沢 进行有一句没一句的对话。

“鹰山还没回来吗?” “我怎么知道……啊,那……”

看着闹成一片的情况,乌丸还是没有问出来 因为答案已经知道了。 为什么他会觉得鹰山改变了呢? 其他人也好,鹰山自己也认为没有变化。

那么如今我……? 这个问题,要是有答案就好了。 ……因为一直没有。

“喂,我说啊,那个奇怪的发型别搞成流行了啊!” 抱怨一样的话喊出来的结果是惹来更多的笑声。

啊,真是的……。 乌丸的视线避开这些飞舞的存在,但远处只是树林和……天空而已。

这里的话,不会有飞机路过吧,毕竟是根据地的话……说起来会不会独自远离一切的鸟人存在? 单手撑着头,思绪完全是散乱的,胡乱的罗列着现在的事情,猜测着未来的可能。

但有一份未来是一定要抓住的,那是必须的。

重新看着在空中飞舞的几个,乌丸露出笑容。

说起来……鹰山是不是这么想的?啊……肯定是的吧?实现大家的愿望什么的。

对了……就算是一体的鸟人,连接不上就什么都传递不过去了……鹰山。

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单方面的传出这句话。

半趴在扶手之上,枕着手臂听着喧闹声昏昏欲睡。

但无论怎样,虽然搞不懂还是要向前走。 就算是到头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飞机的高度,速度,还是飞行方式还是在不断进步着。 鸟对此会怎么想呢? 会说好厉害去称赞吗?

迷迷糊糊中乌丸想起自己曾经仰头看着飞机与鸟的日子。然后想起那家伙所说的对于翅膀的欲望。

那我曾经学着你飞行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喂,我说你这家伙昨天下的也太重手了吧!”

勉强的爬上天台,那家伙果然在这里。

“因为没办法”

“什么叫没办法啊?!哪有捉迷藏带揍人的啊?”

“因为你跑来跑去没抓到很头疼一下就……” 半侧的脸笑着回答他,在阳光下构成的阴暗让乌丸烦躁不安。

“算了……下次我可是连你揍到我的可能都不会给了”

“……,下次你来找我怎么样?”

“我怎么找得到你啊?”

这家伙还是维持那副笑容说着,乌丸皱着眉,从心底涌出的异样情绪溶解不开。

“我觉得你能找得到我的”

啊啊这个人真是的。

事到如今还是这么抱怨着,即使地点改变了,那个人也改变了……?但无论怎样都好,为什么我的这份感觉还是没有溶解散去?

呐,再来玩一次捉迷藏吗。

这次我也会拼了命的逃的,所以你能不能,再烦躁一次?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