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zz

不知道哪天就掉哪个冷坑里去了

长期出本,走闲鱼。
狱纲5927,私戳(lof,闲鱼可能抽

我在闲鱼卖·狱纲 5927_出本#来闲鱼,发现更多闲置超值好物# http://a.p6ff.com/F.XPnon?ut_sk=1.VoXx%2F8rMsbIDAJADbeQZTz1H_21407387_1503229703306.Copy.detail

高温和火花

是儿童学步车,ooc和bug……肯定的呢
()里是鹰山对白
能够阅读愉快的话……乃是万幸

http://pan.baidu.com/s/1dELsENf

和人安利看到一堆乱七八糟的评价拿手机顺手做了表格
娱乐
(质量……请多包含(:з」∠)_
2p空白请随意?

模仿着的捉迷藏

鹰乌
这个是乌单箭头
有人评论的话就接受各种点梗!(鹰乌限定)
希望阅读愉快







人想要飞上天从而模仿着鸟的翅膀做出了机翼。

鸟要是知道了,会做什么样的评价?

“真是一点都不像” “啊,什么?” “那个啊” 乌丸指了指鸭田的‘衣服’,“虽然是按照艾琳的但根本一定都不像” “的确呢……不过那个发型还是很棒的吧” 乌丸摆出‘你可能脑子哪不对的表情’,结果惹得鹭沢 发笑

“不过这样也很帅啊像皮质风衣一样!哦对了这个翅膀也很帅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鸭田在远处喊着

短时间的停滞,乌丸站在城堡一角的台上,和在空中飞着陪小孩嬉闹的鸭田和鹭沢 进行有一句没一句的对话。

“鹰山还没回来吗?” “我怎么知道……啊,那……”

看着闹成一片的情况,乌丸还是没有问出来 因为答案已经知道了。 为什么他会觉得鹰山改变了呢? 其他人也好,鹰山自己也认为没有变化。

那么如今我……? 这个问题,要是有答案就好了。 ……因为一直没有。

“喂,我说啊,那个奇怪的发型别搞成流行了啊!” 抱怨一样的话喊出来的结果是惹来更多的笑声。

啊,真是的……。 乌丸的视线避开这些飞舞的存在,但远处只是树林和……天空而已。

这里的话,不会有飞机路过吧,毕竟是根据地的话……说起来会不会独自远离一切的鸟人存在? 单手撑着头,思绪完全是散乱的,胡乱的罗列着现在的事情,猜测着未来的可能。

但有一份未来是一定要抓住的,那是必须的。

重新看着在空中飞舞的几个,乌丸露出笑容。

说起来……鹰山是不是这么想的?啊……肯定是的吧?实现大家的愿望什么的。

对了……就算是一体的鸟人,连接不上就什么都传递不过去了……鹰山。

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单方面的传出这句话。

半趴在扶手之上,枕着手臂听着喧闹声昏昏欲睡。

但无论怎样,虽然搞不懂还是要向前走。 就算是到头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飞机的高度,速度,还是飞行方式还是在不断进步着。 鸟对此会怎么想呢? 会说好厉害去称赞吗?

迷迷糊糊中乌丸想起自己曾经仰头看着飞机与鸟的日子。然后想起那家伙所说的对于翅膀的欲望。

那我曾经学着你飞行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喂,我说你这家伙昨天下的也太重手了吧!”

勉强的爬上天台,那家伙果然在这里。

“因为没办法”

“什么叫没办法啊?!哪有捉迷藏带揍人的啊?”

“因为你跑来跑去没抓到很头疼一下就……” 半侧的脸笑着回答他,在阳光下构成的阴暗让乌丸烦躁不安。

“算了……下次我可是连你揍到我的可能都不会给了”

“……,下次你来找我怎么样?”

“我怎么找得到你啊?”

这家伙还是维持那副笑容说着,乌丸皱着眉,从心底涌出的异样情绪溶解不开。

“我觉得你能找得到我的”

啊啊这个人真是的。

事到如今还是这么抱怨着,即使地点改变了,那个人也改变了……?但无论怎样都好,为什么我的这份感觉还是没有溶解散去?

呐,再来玩一次捉迷藏吗。

这次我也会拼了命的逃的,所以你能不能,再烦躁一次?

鹰山:论娇的攻略方式
图片截自漫画
(三条热度0是很那啥了)

亡者归来au(死者复生)

鹰乌
亡者归来au(某小镇发生了死者复生事件),然而没扯到剧里那么多背景,而且又稍微改了点
……单纯的当做死者复生来看也可以(应该
(所以文字可能有点啰嗦了…真是抱歉)
欢迎各种评论,接受各种教诲
能阅读愉快再好不过了。




那既不是死人,也并非幽灵的东西,也已然不为生者。

“没事的,我说过很多次了吧?”

“照顾自己这种简单的事情还是做得到的。”

“所以说没有关系的,我现在要出门,挂了。”

随着合上门的“咔哒”声,按下了按键结束通话。

把我当小孩的日子差不多也快到头吧。

在内心发出抱怨,乌丸迈向了去学校的路。

今天是开学日,无论是感叹时间流失的太快还是头疼作业没赶完,学生终是要回去的。 所以他决定在今天回来了。

即使那是空无一人的空楼,大门上锁,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废校。他还是选择回来了。

乌丸说到底也不是什么好学生,逃课也不在少数。将包抛过围栏,翻进学校什么早已经是驾轻就熟了……个鬼。

运动神经的惨烈质量直接导致了脚的脱力,结果求生本能推着他挣扎着过去,然后是整个人翻过去摔到地上的。

虽然惨的要死但远没有想象中的痛。

事到如今又被提醒了,自己所背负的差异。

明明阳光照射在肌肤还是能感知到温度,耳朵还是能听到些许虫鸣,也能够闻到夹杂在风里叶片或者是草的气味。怎么说呢?一切都完好如初。但被削弱的痛觉和无法安眠的夜间以及破碎开来的记忆,那些微妙的差异提醒着他

死了不到一周赶上了复生大潮复活也不知道是不是幸运。在外地的医院醒来,而曾经居住的地方,无论是离开的活人还是逃走的‘死人’,一切都变得有些空旷起来。

拒绝了母亲逃走的准备回来,说什么无法接受也可能只是害怕吧?

被窗户玻璃反射的阳光刺到而眯起眼睛,这才从一团糟的思绪晃过神来。干脆去看看被没收的东西还在不在。

这样打算着的时候,抬头注意到天台的位置,有什么在晃动的感觉。

不是吧……?有人?

一瞬间的反应惊讶占了绝大多数,就算是学校的工作人员应该早都离开了。天台有什么在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感觉,但对于乌丸大概是无所谓的事了。

因为死过一次了?

露出自嘲的笑容走向楼梯顺口抱怨着要到顶楼还真的是好累。

天台因为经常被拿来当抽烟和情侣幽会的地方早就被学校封上了。但传的更广的还是曾经有人在那自杀的传言。

说不定是幽灵?

乌丸爬上楼梯早已气喘吁吁,面前银灰色的门紧紧闭合着,没有可以用来偷窥的缝隙。锁链松垮的挂在把手上,延出的链条垂直的悬在空中。

要是打开门,锁链撞击一定会叮当作响。如果说对面真的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在,马上就会发现他了。不光如此,门也长时间未开启。

但乌丸也是想到这些才爬上来的。

抓住门把,伴随着锁链碰撞的声音推开门

“嘎吱——”

所以啊,觉得是幽灵也不会奇怪对吧?

突然间强烈的阳光让视线有些模糊,正对上的是背对他青年的身姿。

手插在口袋里,支在左腿的重心右腿微弯,黑色的头发反射着阳光有点发亮,从脖颈间露出些许偏白的肌肤。

说不上壮实的身材给人以单薄感,如果不是投射在地面上的浅影稍微束缚住,给人以这个存在便会这样四散而来的感觉。

应该是听到声响,‘幽灵’回过头注意到乌丸的存在露出微笑。

“你好”

是因为刺眼的阳光和已然崩坏过的身体,所以才有这种莫名头晕目眩的感觉吗? 面对那黑色的瞳孔,乌丸如此想着。

“啊……你好。”回过神来合上身后的门。注意到对方穿的是学校的冬季制服,脑海里对这个人有着模糊的印象。

班上有个经常空着的位置……

“鹰山 崇”

“乌丸 英司”

“看来今天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来报道。” “是吗”

乌丸本来就不是什么很会说话的人,而且有更让他在意的,毕竟…… “乌丸你也是复生的人?”

乌丸被对方的话惊到,鹰山的话重点很明显是那个‘也’字。

“你也是?……啊那个你怎么……不是你有什么感觉?” “……没什么感觉”

乌丸也没打算能问到什么,只是残缺的记忆和母亲带着恐惧的眼神促使他去找些什么。而现今有一个同类在自己旁侧带来的巨大安心感让人发笑。

乌丸干脆盘着腿坐下来,长舒一口气平复心情。

“鹰山你也是回来的吗?”

“我一直在这”鹰山伸手指了街道之中的一根电线杆“就那条街第三个街口”

……那不是离我家挺近的吗

“说起来下午你还来学校吗?”

“不了,家里还有机器要修。”

“……?是吗。”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天台聊些有的没的。乌丸抱怨了一番让他丢掉命的事情,车上只有他一位乘客的事故。

“我是和父母外出时飞机失事了。”

“啊—,那个,抱歉。” 乌丸意识到可能刺到对方痛处,说起来也没听说那个司机的消息。

“没关系,毕竟有段时间了” “是吗……那之前还没扩散开的时候干脆装作生者活着也可以啊?总比……”

乌丸之前也有在网上查过消息,说是开始是在某个小镇先是消失几十年的人回来了。不过当时根本就没人相信,警方也是当做失踪案件来处理。

而逐渐扩大化的现在更是发展到暴动的程度,支持和反对的人甚至形成团体。乌丸也看见了,那些在医院纵火焚烧尸体的人。而这里能保持这种样子不过是离的较远而已。

“不可能,你知道的。”

鹰山对上乌丸的视线,鹰山的眼瞳是漆黑的,如果一直注视着有种说不定会被那片黑色淹死的感觉,就是能给人以这种感受的深邃感。

“是啊”

到头是乌丸先低下头避开了视线,虽说死去也没几天,但曾经的死亡,无论是几十年还是几天都一样吧。其实他根本是逃回来了。

“所以说为什么我们会复活啊?”

“因为不想死吧”

“谁都不想死好吗”

“那种更不愿意死的人,我也遇到些复生的人……你应该属于那种求生欲望特别强的人或者是不愿意认输”

的确,要是就那样独自死于意外就好像是被世界耍了一样,乌丸是绝对无法接受的。

那鹰山你为什么不愿意死掉?明明现在还是跟个幽灵一样。

嘴唇动了动,微张开嘴,看着抬头望着天空的人还是什么话没说出来。

短时间的安静后,乌丸站起身拍拍灰“饿了,去吃饭了。”吐出几个字换来对方一声“恩”。走到门边心底有什么怪异的感觉让他停下脚步。

“明天见” “明天见”

乌丸是跑着下楼的。

鹰乌向
突然开始和结束的猫耳
(放弃发言.JPG

血之仆人2——past

巴艾
自设几乎大部分
希望能喜欢
基于不认输的两人这样的想法
求评论指正

“人在熟悉的环境会安心就是这个道理吧?”
“熟悉的,不会有威胁的事物”
“不会威胁到自己的一切。”
“为了清除威胁 不安的人会想各种手段吧”
“为了一切能安全的存在”
“……还有在听吗,还能说下去吗?”
犹如呕吐一般倾斜而下的话语 ,提示这让人作呕的现实。
“他是如此愿望的……吧?”

“卡密拉大姐——”
“哦呀,精气神真不错。”
speka远远的就向卡密拉挥手,卡密拉笑着回应……是以坐在台子上慵懒的状态。
“真难得这么懒散啊”
说着speka也并着卡密拉坐下,尖角帽取下来放置在膝盖上。
“毕竟没人,大家都忙着清理战区吧?毕竟是最后了……这个区域的战斗结束了啊。”
“比想象中还是要快些,那个搜查队虽然都是些胡闹的小鬼但还真是强啊……啊,年轻人的时代。”
“喂——装什么老成,好了,有什么事吗?”
speka的笑容收敛了一些,“penensio让我带话给你,他希望你不要插手了,那些贵族是完全不懂感情的混蛋。”
“……诶,他会这么说啊”
“后半句是我说的,我带话任务完成了”
speka跳起来吐舌戴好帽子离开,卡密拉挥手看向手里自己之前士兵送来的通知……或许强制命令更加准确。

【原上校edan和禁卫军队友valak被认定有危险性,请交由国家军队处理】
“嘛……说起来我也没有插手的余地就是啦”

penensio向士兵布置接下来的任务,战后的工作向来都琐碎无比,除了清理废墟以外还有战后疾病的预防,人手的不足penensio琢磨着是不是将部分伤员转移到沛塔去。
……毕竟还有大部分人手被分配去看守“危险品”了。
他们应该还在竞技场的住处吧?

Noah难得的一口气喝下三杯咖啡来提神,刚刚接受的盘问并不好受。但好在算给她一个面子,没被软禁起来就算好的了。
“edan的话如果那位纳斯德的公主出面维护的话,贵族没傻到直接撕破脸,valak的话……他已经是怪物了。”
回想penensio的话,Noah的焦躁感越加加深。
那是她无法否定的话。
无论是说什么失去情感还是痛觉,只要看到过valak战斗的样子就明白了。
怪物,野兽,就算是恶魔放到他身上也不为过。
不知痛苦之人……但对于Noah来说valak还是valak,他是很重视他人,非常温柔的人。
所以她那么说了,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不管什么结果,我不希望你再痛苦下去了。
“你怎么看的?”Noah询问这个也算是同事的存在。

苹果打开标有“血之艾尔”的文案
因持有者“edan” 以及“valak”被人类单方面认定具有危险性,可能会被进行清除,现整理现有资料。
另:因为“edan”和“valak”的联系
对持有“铠”的“valak”进行单独分析。
   【痛觉失去】
   【感情失去】
——“valak”的思想有达成【纯理性思考】的可能性
补充: 后天
         与“edan”,“Noah”有联系
         (失去前)
          以【军人】身份与其他有联系
         并展现出与“edan”的【约定】强烈的反应
苹果叹气,其实那是没必要分析的事情。
理性化的人反而要好懂的多。
比较那些理性和感性纠缠在一起的人……

然后,那样的话开始流转了。

“valak失控了?”
“果然诅咒之铠很危险啊……”
“当时真是一团糟,不过把edan上校和那人关一起也是疯了吧?他们想决斗可是出了名的。”
“嗯……不过管理人好像封锁了消息,他们决斗的照片也没有了。”
“edan上校能活下来也是奇迹……”
“诶,因为有那个什么血之艾尔的庇护来着……那个什么来着?”
“血之契约?”
“……听起来好危险啊”
“总比那些受诅咒没了痛觉的人好吧……说是墙壁的一部分砸到身上都不受影响呢。”

“他是这么愿望的……希望你们能……怎么说……还在那里?”amelia看向Noah“咖啡别喝多了”顺手按下对方手中的杯子。
Noah顺着放下杯子,看着窗外说着自言自语般的话。
“明天的话要开始对valak的围剿了,edan也会去。”
“竞技场的大家都清楚的吧?valak还是edan也好都不会认输的啊?”
“……还有edan其实非常要强还有点较劲这件事还是valak和我说的啊”
amelia笑了起来,无论别人怎么看,他们都是在竞技场一同度过的人,而且就“精灵大姐姐”的角度,不过是有些别扭的小孩子。
“加油哦……这可能是……最后的决斗要全力以赴呀”

【血之艾尔】
  综合考虑,“edan”和“valak”的选择具有多个不可预测性。
基于【理性思考】 valak 选择以【牺牲自身为优先庇护他人】的行为可能性最高。
选择以【提高自身风险降低其他人类对其他东西的关注度】的方法可行性极高
……
对持有者“edan”进行分析……
苹果中止了系统的运作,分析艾登也不过是为了稳定零,现在零的情况相比之前已经好多了。
而且不需要这么麻烦的东西,比起被剥夺的valak……,edan不过是个遭受重大变故的
‌【人类】
苹果这样输入进了文案之中。

血的仆人—1

巴艾
点文的edan魔王valak管家
可能在医院打点滴思如泉涌想了一打设定,最后搞成一个大长篇……慢慢来吧(。
总之能看的开心就好
各种评价也拜托指正——
正文以下

对魔族来说,有强大的力量就够了。

应该是清晨吧?
被从窗户折射出阳光唤醒,小小的蝙蝠和带翅膀的眼球想要拉上窗帘,但聚齐在一起形成的黑云只是让edan恶心。
随意挥了挥手驱散,起身干脆拉开了窗帘。
说是血族又不是真的会照到阳光会死掉,顶多力量和白天相适性太差会变弱一点而已。
edan暗自吐槽着,使唤那些小魔物去准备早饭,这些存在不过是为了啃食一点平时狩猎的魔物的边角料而自发的聚齐到这边来。edan许诺他们报酬便来干杂活。
虽然能做的事情很少但也没办法。
虽然也想像其他那些魔王收几个仆人。
“edan大人还是刚刚来这,等名声传播出去之后会有人来的……因为毕竟血族消失了很久啊,但edan大人很强没关系的”
讲究弱肉强食的魔族该说是方便还是神经大条……

“有人来了 ,edan大人!”
在不知度过多长时间,听到喊声的edan从窗户看见了,黑发男子的身影。

“是想挑战我吗?”
“我希望能成为你的仆人。”
有着和自己不相上下实力的男子没有回答原因
要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就更加好了
将其留下来的自己难道是寂寞的发狂了?
edan没有再细想下去
就连他的名字也没有问。

让edan有些意外的虽然那家伙虽是个男人但很多事情都打理的井井有条。

“大清早跑我卧室干什么?”
“当然是拿衣服换洗。”

“既然你可以吃东西的话光喝血不行的吧?想吃什么?”
“……”(惊讶加恐惧还有一丝恶心的感觉)
“?”

“你那身什么鬼啊。”
注意到对方换上打底的白衬衣和修身的黑外套——简易的管家服。
“我觉得这身比较适合?让那些魔物帮忙找的。”
“已经成为管事的吗,那还真是恭喜你啊,升职了。”
这个男人实力本来就不弱,能使唤那些魔物edan也不意外。
“不管怎样...我还是你仆人不是吗?”
“...你是有这么恶心的人吗?”

平时除了没眼跑过来的魔物以外还有质疑edan存在的家伙。
“收拾干净了?”
“……嗯”
现在大多都被edan扔给那个男人解决。edan靠坐在大厅的沙发之上,外衣和披风都被扔到一边。
“不过之前到处游荡而已没留下什么名声,好不容易定居下就跑过来叫着什么血族早就死掉了,霸占血神契约的家伙,真是烦人。”
edan也有考虑到这些,比起魔物那些人更加烦,这个地方也是花了段时间特意选的。
“不过你很强所以没关系。”
“...所以你怎么来的?魔物横行的森林深处。”
“因为我很强所以没关系。”
“哈”
edan翻身起来穿上上衣,刀一直贴身携带。出鞘的刀身上闪耀着的纹印,绽放的颜色是和edan眼瞳相同的血红。
然后edan注意到了,一直没什么感情的男人,眼神流露出了一丝厌恶。
edan举起刀对准对方。
“和我打”
男人皱起眉,却还是拿起了那把他带着的宽刃的刀。

“和平时期真的很悠闲呢……”
穿着厚重铠甲的女性撑着头说着,在整理书架带戴着尖角帽的女孩转过头来 “因为军人还是士兵也好都只是战争时才能派上用的存在啊”
“是啊……”
“还是很担心吗?”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觉得那样就好了,他们两个不管谁我都没法再看着痛苦下去了,可是……”
女孩抱着随着声音越来越低埋下头的女性
“可他们都不肯向那份痛苦认输,对吧?没关系的……Noah”

废话
看了新翻出来的文字剧情唯一感想
雷文他从未得救也没被原谅自己,一直留在过去里而已
顺便
接受巴艾和rfbm devc点梗(复建?
当然还有人看的到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