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zz

学业关系长年潜水失踪状态。
圈子混乱注意

血之仆人2——past

巴艾
自设几乎大部分
希望能喜欢
基于不认输的两人这样的想法
求评论指正

“人在熟悉的环境会安心就是这个道理吧?”
“熟悉的,不会有威胁的事物”
“不会威胁到自己的一切。”
“为了清除威胁 不安的人会想各种手段吧”
“为了一切能安全的存在”
“……还有在听吗,还能说下去吗?”
犹如呕吐一般倾斜而下的话语 ,提示这让人作呕的现实。
“他是如此愿望的……吧?”

“卡密拉大姐——”
“哦呀,精气神真不错。”
speka远远的就向卡密拉挥手,卡密拉笑着回应……是以坐在台子上慵懒的状态。
“真难得这么懒散啊”
说着speka也并着卡密拉坐下,尖角帽取下来放置在膝盖上。
“毕竟没人,大家都忙着清理战区吧?毕竟是最后了……这个区域的战斗结束了啊。”
“比想象中还是要快些,那个搜查队虽然都是些胡闹的小鬼但还真是强啊……啊,年轻人的时代。”
“喂——装什么老成,好了,有什么事吗?”
speka的笑容收敛了一些,“penensio让我带话给你,他希望你不要插手了,那些贵族是完全不懂感情的混蛋。”
“……诶,他会这么说啊”
“后半句是我说的,我带话任务完成了”
speka跳起来吐舌戴好帽子离开,卡密拉挥手看向手里自己之前士兵送来的通知……或许强制命令更加准确。

【原上校edan和禁卫军队友valak被认定有危险性,请交由国家军队处理】
“嘛……说起来我也没有插手的余地就是啦”

penensio向士兵布置接下来的任务,战后的工作向来都琐碎无比,除了清理废墟以外还有战后疾病的预防,人手的不足penensio琢磨着是不是将部分伤员转移到沛塔去。
……毕竟还有大部分人手被分配去看守“危险品”了。
他们应该还在竞技场的住处吧?

Noah难得的一口气喝下三杯咖啡来提神,刚刚接受的盘问并不好受。但好在算给她一个面子,没被软禁起来就算好的了。
“edan的话如果那位纳斯德的公主出面维护的话,贵族没傻到直接撕破脸,valak的话……他已经是怪物了。”
回想penensio的话,Noah的焦躁感越加加深。
那是她无法否定的话。
无论是说什么失去情感还是痛觉,只要看到过valak战斗的样子就明白了。
怪物,野兽,就算是恶魔放到他身上也不为过。
不知痛苦之人……但对于Noah来说valak还是valak,他是很重视他人,非常温柔的人。
所以她那么说了,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吧。
不管什么结果,我不希望你再痛苦下去了。
“你怎么看的?”Noah询问这个也算是同事的存在。

苹果打开标有“血之艾尔”的文案
因持有者“edan” 以及“valak”被人类单方面认定具有危险性,可能会被进行清除,现整理现有资料。
另:因为“edan”和“valak”的联系
对持有“铠”的“valak”进行单独分析。
   【痛觉失去】
   【感情失去】
——“valak”的思想有达成【纯理性思考】的可能性
补充: 后天
         与“edan”,“Noah”有联系
         (失去前)
          以【军人】身份与其他有联系
         并展现出与“edan”的【约定】强烈的反应
苹果叹气,其实那是没必要分析的事情。
理性化的人反而要好懂的多。
比较那些理性和感性纠缠在一起的人……

然后,那样的话开始流转了。

“valak失控了?”
“果然诅咒之铠很危险啊……”
“当时真是一团糟,不过把edan上校和那人关一起也是疯了吧?他们想决斗可是出了名的。”
“嗯……不过管理人好像封锁了消息,他们决斗的照片也没有了。”
“edan上校能活下来也是奇迹……”
“诶,因为有那个什么血之艾尔的庇护来着……那个什么来着?”
“血之契约?”
“……听起来好危险啊”
“总比那些受诅咒没了痛觉的人好吧……说是墙壁的一部分砸到身上都不受影响呢。”

“他是这么愿望的……希望你们能……怎么说……还在那里?”amelia看向Noah“咖啡别喝多了”顺手按下对方手中的杯子。
Noah顺着放下杯子,看着窗外说着自言自语般的话。
“明天的话要开始对valak的围剿了,edan也会去。”
“竞技场的大家都清楚的吧?valak还是edan也好都不会认输的啊?”
“……还有edan其实非常要强还有点较劲这件事还是valak和我说的啊”
amelia笑了起来,无论别人怎么看,他们都是在竞技场一同度过的人,而且就“精灵大姐姐”的角度,不过是有些别扭的小孩子。
“加油哦……这可能是……最后的决斗要全力以赴呀”

【血之艾尔】
  综合考虑,“edan”和“valak”的选择具有多个不可预测性。
基于【理性思考】 valak 选择以【牺牲自身为优先庇护他人】的行为可能性最高。
选择以【提高自身风险降低其他人类对其他东西的关注度】的方法可行性极高
……
对持有者“edan”进行分析……
苹果中止了系统的运作,分析艾登也不过是为了稳定零,现在零的情况相比之前已经好多了。
而且不需要这么麻烦的东西,比起被剥夺的valak……,edan不过是个遭受重大变故的
‌【人类】
苹果这样输入进了文案之中。

血的仆人—1

巴艾
点文的edan魔王valak管家
可能在医院打点滴思如泉涌想了一打设定,最后搞成一个大长篇……慢慢来吧(。
总之能看的开心就好
各种评价也拜托指正——
正文以下

对魔族来说,有强大的力量就够了。

应该是清晨吧?
被从窗户折射出阳光唤醒,小小的蝙蝠和带翅膀的眼球想要拉上窗帘,但聚齐在一起形成的黑云只是让edan恶心。
随意挥了挥手驱散,起身干脆拉开了窗帘。
说是血族又不是真的会照到阳光会死掉,顶多力量和白天相适性太差会变弱一点而已。
edan暗自吐槽着,使唤那些小魔物去准备早饭,这些存在不过是为了啃食一点平时狩猎的魔物的边角料而自发的聚齐到这边来。edan许诺他们报酬便来干杂活。
虽然能做的事情很少但也没办法。
虽然也想像其他那些魔王收几个仆人。
“edan大人还是刚刚来这,等名声传播出去之后会有人来的……因为毕竟血族消失了很久啊,但edan大人很强没关系的”
讲究弱肉强食的魔族该说是方便还是神经大条……

“有人来了 ,edan大人!”
在不知度过多长时间,听到喊声的edan从窗户看见了,黑发男子的身影。

“是想挑战我吗?”
“我希望能成为你的仆人。”
有着和自己不相上下实力的男子没有回答原因
要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就更加好了
将其留下来的自己难道是寂寞的发狂了?
edan没有再细想下去
就连他的名字也没有问。

让edan有些意外的虽然那家伙虽是个男人但很多事情都打理的井井有条。

“大清早跑我卧室干什么?”
“当然是拿衣服换洗。”

“既然你可以吃东西的话光喝血不行的吧?想吃什么?”
“……”(惊讶加恐惧还有一丝恶心的感觉)
“?”

“你那身什么鬼啊。”
注意到对方换上打底的白衬衣和修身的黑外套——简易的管家服。
“我觉得这身比较适合?让那些魔物帮忙找的。”
“已经成为管事的吗,那还真是恭喜你啊,升职了。”
这个男人实力本来就不弱,能使唤那些魔物edan也不意外。
“不管怎样...我还是你仆人不是吗?”
“...你是有这么恶心的人吗?”

平时除了没眼跑过来的魔物以外还有质疑edan存在的家伙。
“收拾干净了?”
“……嗯”
现在大多都被edan扔给那个男人解决。edan靠坐在大厅的沙发之上,外衣和披风都被扔到一边。
“不过之前到处游荡而已没留下什么名声,好不容易定居下就跑过来叫着什么血族早就死掉了,霸占血神契约的家伙,真是烦人。”
edan也有考虑到这些,比起魔物那些人更加烦,这个地方也是花了段时间特意选的。
“不过你很强所以没关系。”
“...所以你怎么来的?魔物横行的森林深处。”
“因为我很强所以没关系。”
“哈”
edan翻身起来穿上上衣,刀一直贴身携带。出鞘的刀身上闪耀着的纹印,绽放的颜色是和edan眼瞳相同的血红。
然后edan注意到了,一直没什么感情的男人,眼神流露出了一丝厌恶。
edan举起刀对准对方。
“和我打”
男人皱起眉,却还是拿起了那把他带着的宽刃的刀。

“和平时期真的很悠闲呢……”
穿着厚重铠甲的女性撑着头说着,在整理书架带戴着尖角帽的女孩转过头来 “因为军人还是士兵也好都只是战争时才能派上用的存在啊”
“是啊……”
“还是很担心吗?”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觉得那样就好了,他们两个不管谁我都没法再看着痛苦下去了,可是……”
女孩抱着随着声音越来越低埋下头的女性
“可他们都不肯向那份痛苦认输,对吧?没关系的……Noah”

废话
看了新翻出来的文字剧情唯一感想
雷文他从未得救也没被原谅自己,一直留在过去里而已
顺便
接受巴艾和rfbm devc点梗(复建?
当然还有人看的到的话……

1  “啊…诶,虽然是快考核了…”
“我先带他回房间了”
“恩,那生日…还是好好休息比较好”

2 天然者和双重包围圈
(才育)

(看完了官方不知道是番外还是啥的漫画)
raven:作为boss不光要被轮番打还要对自己(?)视而不见……当反派一点前途都没有
bm:那你想要过上当保姆,所有人插科打诨只有自己在做战术分析还经常被(官方)刺痛处,长年作为搞笑角色被精神虐待(噩梦)肉体虐待(女装),不待见和忽视早就是日常(那还算好的)的日子吗?
raven:对不起,剑术大师

无(巴艾

巴艾
随意写不打tag

“果然edan你变得温和了啊”
“你说什么?还果然。”

属于两人在竞技场的日常,无论是武器还是自身的体力都磨损严重。两人进行短暂的休息的时候,valak突兀的冒出这句。
“edan你没有变弱哦……这是好事”
对于说着没头没脑的话的valak,edan只是皱眉。失去了感情以至于完全理性化的思考方式和他渴望鲜血的疯狂算是两个极端。
所以他是没法理解的。
“这样的你,一定会活的比我长”
“所以要是我先死了,我是不是要留着口气杀了你”
“可以呀,edan。作为交换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吧。”
edan对于自身涌上的情感,说不清是惊讶还是哀伤,只是想要揍眼前的人的冲动越发鲜明。
“如果我先你死去了,记得在我的墓碑前放点什么”

突然的脑洞
Noah:我和你一起工作我都不讨厌火魔法了
Edan:我倒是经常想喝可乐
Noah:哈???

可以为之证明的东西

巴艾
天晓得有没有ooc
希望阅读愉快
巴艾交往前提

情人节,情人节关我什么事情? 不过是些商店打广告的幌子和寂寞的小情侣捧出来的节日罢了。 反正也不休假关啥事——
“Noah,Noah!抱怨是抱怨但能麻烦不要一边抱怨一边发动冰魔法吗?!”
随着少女吐出每个字周围的温度也开始下降,似乎说出的话都结了冰掉落在四周。 edan多半也习惯了她每年的抱怨,核心基本都是不休假。
“而且我也不是来帮忙了吗?”
“……edan啊,你没明白自己的立场吗?” 少女从趴在桌子冒着怨气的状态转变,突然站起指着edan。
“你是属于现充那一类啊!”
虽然没有公布但在竞技场交情不浅的几人都多多少少都有所察觉,而想要去探望下准备搬家的valak的Noah更是有幸撞击了现场。
Noah的不知是指责还是感叹的话被edan直接无视,他接着去替Noah整理文件 。
“算了……我说啊edan,就不准备个情人节礼物啥的?”
这次edan回头给了她一个白眼,直接表达出我怎么会干这么无聊的事情。
“唉,说不定valak会准备什么呢。”
“你想多了。”
Noah 一通抱怨完后总算恢复精神将活干完 ,到头反而是edan在意起来。毕竟valak那时候说了尽力去爱你这样的话。
虽然在到家面对拿着杯子一脸平静的valak他想把怀有期待的自己掐死。
“欢迎回来edan,情人节快乐。”
“恩?哦…”
“之前我和你战斗的视频卡密拉给我了,我截了一张去参加了科宝公司的活动。”
……啊?”edan一只脚上还挂着鞋子回忆起科宝公司最近的活动。反应过来时冲过去抓着valak的肩膀。valak后退一步来缓解冲击,空出的手扶上对方的腰稳住对方。
“有什么不对吗?”
edan满脸黑线的询问是不是最新的,对方点点头。最新活动自然是情人节的特别活动——情侣照片。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我和edan是情侣,参加这种活动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你想靠这个活动来证明什么吗?”找回些许气势的edan替人接过杯子放到桌上,抓住对方在自己腰上吃豆腐的手。
“既然如此的话那来证明试试看好了”


“……还真是没想到呢”
“……?”
Noah叹气,表示在一部分流行起的一张说是情侣照片比赛的参赛作品。是两人战斗的照片,而主角自然是edan和valak。
“也就是你们是这样……说起来valak你嘴巴破了哦,没事吗?”
“没关系,这个是证明”
“……不想管你们”

我在闲鱼卖·家庭教师cp狱纲5927#来闲鱼,发现更多闲置超值好物# http://a.nfmrtfv.com/F.YsqB3?ut_sk=1.null.Copy.detail
出本回血
游戏本两本已经出,加隼人与鼠(上下)
如图几本,想要的私敲

挑选

cp感可能不强
但的确是rfbm!
基本来说是bm对rf的担忧但rf却希望以牺牲自己来避免bm死亡的这种感觉
希望能阅读愉快!

   bm替人缠绕着绷带,同时唠叨的话也没有停下。
“我知道魔族金属将你武装的像个重甲兵,但你知不知道你那层壁垒面对十多门大炮还有一堆魔法就像层脆纸一样?”
   rf低着头想装作听不见,啊……烦人。但如果真的将这两个字吐出来,大概下一秒刀就要架到自己脖子上。
   说来也不过是那些魔族的垂死挣扎,借着城墙的高度优势一再的拖延时间。只守不攻反而难为住占了优势的一边,本打算干脆拖着。但rf“我有办法”一句丢给小队等人结果自己一人硬是强行撞破防线。
   “反正也攻下来了对吧?”
“但你现在不也丧失战斗力吗?”想想那副场景,都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血流的满地,不然到处是瓦砾和金属的碎块估计连人都找不到。
   “我还能战斗”
  对于对方逞强的话,bm干脆的拉紧绷带引得对方发出嘶的声音。
  “别干傻事”
   “……bm,你知道的吧?战场最要命的就是时间,更别说的是魔族主动采取的防御政策,怎么想都令人怀疑。”
    rf抬起头来盯着bm,这回反而换了bm低头回避对方视线,收拾着摆放出来的医疗用品。
    “我知道的,知道的。但最高效的做法不代表你可以承担它的风险。”
     rf没再说话,只是叹气然后将视线转到窗外。涌现的黑烟和四散的乌鸦说不上是什么好景色。
    bm收拾好医药箱,拉着门把手站在那
“只是不希望你因为那风险而死。”
  “但如果有人应该去承担,那我是最适合的。”
   回应rf的只有门的闭合声。